独木舟

独慕周

【喻王】【日常向】千帆(1)


开个没啥营养又想啥写啥的日常。
一切为了喻王的心照不宣与腻腻歪歪。



01 冷战


—— 岁月堆积了太多深情,爱情才沉淀默契从容。


喻文州和王杰希吵了一架,确切的说以他们的性格也没什么可吵的,就是不高兴了互相隔着南与北的极端距离靠脑电波释放低气压而已。

体现在文字上的变化就是由:

「啥事啊文州?」

变成了

「啥事喻文州。」



起因也不是什么大事。

王杰希有天一天没吃饭,被刘小别直接告诉喻文州让他劝劝他,结果喻文州电话过来时赶上王杰希正心情烦躁最近几个队员的状态不好,于是一言不合就冷战了。

眼看要过年了,喻文州家没人,想着去找王杰希,于是只能趁着微草吃晚饭的时间(喻文州了如指掌)敲高英杰探听口风。



索克萨尔:小高,王队还在生气?

木恩:是啊,这几天真的不太高兴,我不敢说话……

索克萨尔:他春节假期怎么过有和你讲过吗?

木恩:队长说他父母去国外玩了,他打算出去自驾游。

索克萨尔:哪天出发?

木恩:除夕下午。

索克萨尔:好。劝他好好吃东西,你讲话他多少会听的。

木恩:好的,前辈。


王杰希灌了口豆浆然后戳着鱼头并翻了个白眼,闭着眼睛都知道这个时间能让高英杰边一脸心虚瞄自己边刷刷刷发消息的人会是谁。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喻文州的行动力,当他在自家停车场看到他的时候。

冬天的北京一片萧索,喻文州这货穿件单薄的英伦风衣就来了。

看到王杰希的一瞬间他笑着把手机塞到口袋里,王杰希也不理他,喻文州就在旁边跟他一路往车那边走。

走到后备箱处王杰希把行李箱放进去,利落的从里面抽出一件羽绒服,扔到喻文州怀里,「穿上,等车里变暖还要好久。」



喻文州对王杰希的称呼其实一直严守场合,虽然整个蓝雨和微草都知道他俩的关系,但他从来在队员面前都只叫他王队。私底下二人相处时便随心许多,比如此时。

「杰希。」

王杰希握着方向盘目不斜视,喻文州用日渐以假乱真的儿化音问,「我们去哪儿呀?」

「你不是都从英杰那儿打听到了吗。」

「不好意思多打扰他休息,就只问了你出发日期。」

「去北极。」

王杰希本来想噎喻文州,但是话说完以后倒是先嫌弃起自己幼稚,拖了笑音出来。


喻文州装没听见,又说,「杰希,我饿了。」

说完准备拿副驾驶前面的那袋烧烤味的薯片。

王杰希本能的立刻腾出一只手指了指后座,「那儿有黄瓜味儿的。」

喻文州乐的挺开心,放下眼前的那袋,转身钻到座位间隙里取出那袋薯片拆封,投给王杰希一个赞许的眼神。


「懂我。」

o.0:「……」


到哈尔滨地界时,因为春运又因为大雪,高速路一段路车祸连连,一段路堵的仿佛北京二环,车被夹在中间一时半会根本无法动弹,王杰希看了看右边的喻文州,对方正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就也撇过头看向自己这边的窗外,眼神毫无焦点满脑子跑弹幕,说点什么和好呢,毕竟是自己无端牵连情绪在先。

这时候一路安静如周泽楷的喻文州说话了,「杰希你记得当时我追你的时候,也是在车里现在这个情形吗?」

「嗯。」

内心里一片柔软被掀了起来,王杰希回忆里鱼在上游不停咕噜噜冒泡。



喻文州从一侧俯下身,用右手抚上王杰希的左心房,表情郑重的情景再现。

「王队,你喜欢我。」

和当时刚被揭穿心事又立刻被告白后脸“腾”的一下通红的反应不一样,王杰希这次只是反手把喻文州的手扣住然后放到嘴边轻轻吻了一下,对着等他下文的喻文州深情款款地说:


「你有毒啊喻文州。」



—— 千帆 01 fin ——

*命名《千帆》是取自官恩娜歌曲,「几多只船來了 几多只船离开 几多过渡客 有些精彩 但我等最爱」。

千帆过尽,就是你。

评论(12)
热度(130)

© 独木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