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舟

独慕周

【喻王】给十年后的你

*校园paro

*写信这个梗是来源于木崎绫乃网王TF的一个同人漫。

 

00

“杰希,我现在在飞往广州的客机上写给你这封信……”

 

01

王杰希第一次注意喻文州这个人是在小学六年级。

彼时王杰希已经是个real品学兼优看起来相当牛逼叱咤风云的校园著名人物了,不过喻文州比他还叱咤。


王杰希这人从小就活得两耳不闻窗外事,天下俗务他是懒得关心的。要不是最近学校选升旗仪式的主持人喻文州越过评选直接就被老师安排过去了,王杰希压根也没心思注意究竟是哪个家伙同他一起驰名全校的。

 

王杰希和叶修关系不错,巧的是叶修同喻文州也很熟。某天他下课想要去三班找朋友说点事情,越过二班时,就看见叶修懒散的靠着墙和人聊着天,这人背影朝着自己,王杰希也没多想,就打算朝叶修点点头就走了,偏偏叶修忽然喊了句“哎王大眼过来下”,王杰希这都快走过二班地界了,无可奈何回过头一脸“你又干啥”的冷漠表情,叶修伸出手介绍了一下,“这是喻文州。”

王杰希有一秒的愣怔,打量了一下眼前人,挺温和又笑呵呵的,一看就是很容易和人相处的样子,也不怪乎无论是同学还是老师都喜欢的不得了,要不哪能不通过竞选,直接内定成主持人了呢。

这边喻文州的表情有点微妙的犹豫。

王杰希散发的生人勿近气场太强烈了,何况对喻文州又有点偏见,没等喻文州犹豫好开口说什么呢,王杰希就已经朝他象征性的微笑了一下,掉头就走了。

 

“难得有能让你说不出来话的?”叶修促狭道。

“看起来挺难接近的。”喻文州笑道。

“他虽然表面挺冷的,但一直是个很热情的人。不过以前和不相识的人讲话也不会这么冷淡,文州”,叶修严肃道,“我感觉你摊上事了。”

“哦?那我很荣幸呀。”喻文州仍是微笑,只不过这次带了些探寻的色彩。

 

02

再见之时,两人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会在初中被分到同一个班级。

王杰希有着高调的才能低调的作风,通常进入一个新环境,都需要时间的点滴流逝,周围的人才会将对他“高冷”的第一印象扭转成“这人真tm牛逼还不张扬”的感觉。

因而刚刚来到这个班级,他一如既往的也没表现什么,当然这也不是说喻文州这人就张扬,主要是那温和的气质太招人待见了,再加上成绩优秀很有才能早就名扬万里,于是被早早的任命为了班长。

而这边王杰希还没被班主任认清楚他是谁呢——某天课间英语老师和班主任在讲台上严肃的探讨英语课代表的人选,英语老师坚持说要让王杰希当,班主任很不赞同,表示这人谁啊我不认识我觉得你可以考虑那谁谁。王杰希看到两个人争执不下的状态,一面感谢英语老师的公正看待,一面对想扶植走关系的学生的班主任嗤之以鼻。


归根到底王杰希哪在意这么个职位到底是不是他啊,其间折射出的人性问题才是他真正在意的地方。他在下面翻了页书,几不可察的冷笑了一声,然而随后便意外听到经过讲台的喻文州说了一句,“老师,王杰希能胜任这个职务的,让他试试?”

王杰希闻言抬头,这人笑的仍是相当的人畜无害如沐春风,班主任愣了一下,但很明显十分信任喻文州的眼光,又看了看英语老师,才说道,“那就他吧。”

 

这事的发生倒不至于让王杰希怎么太过震撼感动到想要以身相许之类的地步,但是内心总归是有点触动和改观的。

其实和喻文州在这个班级里为数不多的几次远距离交流和日常不经意间的体会,王杰希早已放下了不少偏见。毕竟让他对喻文州产生偏见的原因主要还是有种“这人关系户”的感觉,至于游刃有余好像八面玲珑的交际方式他从不觉得他有必要在意。

不过,即便是退一步讲为人处事的问题,仅凭这个年纪已经有毒辣看人眼光的王杰希已然清楚喻文州的这种温和绝非圆滑,是很真实自然也不会让人反感的性格。某种意义上讲王杰希还很欣赏这一点,毕竟是他身上有些欠缺的特质。


王杰希固然清楚彼此才干学识应在伯仲之间,但人缘方面,他永远需要等待有缘人去深入感受到他其实是个内里很和善热情的人。然而这种冷颜冷面的风格毕竟是天生的,绝不是说改就能改那么轻而易举。

命中注定该走进自己生活的人,自然会走进,其他人对他的观感无从解释也无谓改变,王杰希根本懒得去在意。

 

03

王杰希渐渐开始在成绩上不动声色的盘踞学年前五。很多时候他从不主动去张扬什么,但关键时刻点到他了,他也不会客气,三言两语就让人异常惊艳,于是理所当然的,喻文州和王杰希这两个名字开始在这所初中纠缠不休。

长久相处,王杰希再一次在新环境中让很多人对他的印象开始改观。不过很奇妙的是,无论大家对王杰希的看法如何从高傲冷淡变成很接地气,也仍然对他有着些许距离感无法跨越——或许也可以称这种心情为“敬畏”,这大概只能归结于天生的气质了。

 

随着彼此之间的了解加深,还有参与各项活动的协力与互助,喻文州和王杰希比之从前有了突飞猛进的友情进化。王杰希能清楚的感受到,他们那种惺惺相惜之感绝不是他一个人单方面的自以为。

 

那时候喻文州坐在班级靠着窗户那一边,王杰希在靠墙那一边,上课的时候两个人不顾距离的遥远,每天隔山遍海的不停传纸条。

具体说些什么二人后来都记不大清了,但传纸条的过程其实就是某些感情生根发芽的前兆,只不过当时两个人没有意识到如此频繁的互动究竟意味着些什么。

然而,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彼时王杰希和喻文州传纸条必经的几个人尤其是王杰希的同桌方士谦心里面其实已经有些诧异,但总不好很突兀的去问“你们俩怎么回事有情况啊”。只是但凡纸条最后停在王杰希处结尾的,他都会拜托方士谦帮他放好。

王杰希只是想着,这纸条太过大量,放在家里被父母看到会认为他早恋了,只好麻烦闲云野鹤的方士谦帮他找个地方保存,根本没有思考他其实就是早恋了,不然为什么不是选择扔了纸条而非要保存起来呢。方士谦第一次接收到这个请求时皱了皱眉头,好像想问些什么,但终于是没有开口,只说那行,我先帮你存着。

 

王杰希第一次正视自己情感是有一次在补习班。

其实当时很多人都并不需要补习,但年轻人嘛渴望凑热闹,在补习班除去学习时间大家会多很多私下聊聊玩闹的机会,就都参与了进来。


王杰希和喻文州不在一个补习房间,那时流行一种很有特点的糖果,外边爆炸式的酸,很是刺激,而王杰希在诸多口味里特别心仪柠檬口味,绿绿的包装。每次下课,他都会到喻文州补习的那个房间,给每个人都发一颗其他口味的,唯独喻文州是柠檬的。

这是一种蛮幼稚的心理,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心思所以才每个人都发,但又想让对方知道他在自己心中的特别,就一定要把最喜欢的、最独特的那一个分享给他。

这种无聊的事情做了两个多月之后,有一次不巧的是方士谦和王杰希一起过去那边,直接在喻文州拿糖果说谢谢之前把柠檬味的带走了,王杰希说是迟那是快的一把抢过,把草莓味的扔给方士谦,回头又立刻塞了柠檬的到喻文州手里,一套动作一气呵成可谓是行云流水。

喻文州微微睁大眼睛,有些错愕,饶是他处理突发事件的游刃有余也一时不知道怎么缓解场面的尴尬,不过很快王杰希就在方士谦打个哈哈后被“嗖”的一声拽了出去。

 

出了门没等方士谦讲话,王杰希倒是先认怂的叹了口气。


方士谦:……

王杰希:我觉得我这次大概是真的栽了。

方士谦:我怀疑你很久了。

王杰希:我知道你怀疑很久了。

方士谦:你这次也太明显了点吧。

王杰希:身体快过大脑,我也很无奈。

方士谦:我觉得喻文州应该看出来了。

王杰希:这么长时间了,他傻才看不出来。

方士谦:那你没想过他看出来依然要装作没看出来的原因吗?

王杰希:……不说这个了。

 

王杰希挥挥手,示意方士谦和他一起回去。


他心如明镜。

从他隐约感觉自己对喻文州不是简单的知己心情之后,就已经对陷入暗恋的自己非常嫌弃了,但是仍然是控制不住想表达点什么,尽管这些行为无可避免的带着初中生的青涩和幼稚,王杰希依然很想这样去做。

 

且喻文州给他的回应实在无法让他不浮想联翩。


之前两个人很愉悦的在某一天一拍即合,决定每天只要在qq上线就发一条消息告诉对方自己在线了,但往往这条报到性质的消息最终每次都演变为两个人愉悦的聊到了地老天荒。

他们都不是特爱讲话的人,喻文州脾气再好也不会和没有兴趣的人每天履行着这种性质暧昧不明的约定,何况每次表现出依依不舍不想结束话题去睡觉的人,更多的是喻文州,而不是善于冷漠掩饰真相的王杰希。

所以王杰希一直觉得他俩的双箭头粗的真是不能再粗了。

 

04

恋爱中的人都傻逼,王杰希也不例外,除却正常的学习和生活,得了空就很容易在分析喻文州是不是也喜欢自己。

王杰希理性,常常会罗列之前的多次互动去寻找疑点,从而佐证“喻文州也喜欢他”这个猜想是合理的。

人总是这样纠结,再优秀也会有“我是不是配不上他呀”,“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呀”一类的奇怪想法。加之毕竟还是同性,王杰希觉得两个人再合得来,终归彼此之间都是爱情的几率还是太过渺茫。

 

王杰希这人平时循规蹈矩,淡然平静,但一旦不管不顾的冲动起来,他自己都有点害怕。

有天还是两个人例行的qq聊天,聊到嗨处,王杰希也不想忍了,就想表达自己的感情,谁他妈想当你好朋友啊,他想着,反正我估摸着你应该是95%以上的几率是喜欢我的,那我放手一搏,大不了退出你生活默默看着你好了。王杰希经过几次循序渐进的铺垫试探发现喻文州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之后,终于非常爽利的噼里啪啦打下几个字。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喻文州。”

“没有,一清二白。”

“哦是吗,不过我有。”

“……谁啊?”

“你。”

“你别闹。”

“没闹,真是你。喻文州我再问你一遍,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有。”

“是谁?”

“你。”

 

王杰希无法形容当天他究竟是怎样的狂喜,感情最让人感到幸甚至哉的情况莫过于彼此之间的喜欢是相互的。

第二天两个互诉衷肠的年轻人自然就变成了一对新的小情侣,不过一段时间内,他们都还不太适应这个身份的转换。


当时他们已经很有缘分的被老师挪到了同桌,一排三个人坐在一起那种的,位置情况从左至右是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

两个人挺高调的,买了情侣款的笔袋众目睽睽下一起用着,别人看可能觉得这哥俩关系好啊用一样的笔袋耶。黄少天呢,天天在这俩人旁边,如果还能信他俩关系真的如此单纯,那可真是白认识喻文州这么多年。

 

黄少天一直是喻文州的邻居,算是从小一起长大。

喻文州这人虽然和谁都看起来好像都很亲近,但内心最要好的朋友还是非黄少天莫属。单从称呼来看吧,王杰希从没有听喻文州叫其他人名字的后两个字,而他一直以“少天”称呼黄少天,就可见黄少天在喻文州心中的位置了。

因为喻文州真正愿意认可并接纳进内心的朋友,太少。

当然在这份感情变质之前,王杰希认为他应该也算是喻文州少数“要好朋友”的一员。

 

相处久了王杰希更加清楚喻文州温和下的锐利,亲近中的疏远,就像喻文州同样也懂得王杰希冷漠下的热情,个性外的随和。

因此黄少天第一次听喻文州叫王杰希“杰希”的时候整个人噎了一上午都没有说话,这当然不是不乐意喻文州这样称呼除了他以外的别人,他没这个占有欲,而是因为他联系了一下两个人在他身边日渐诡异的相处气氛加上之前看到的种种迹象,他不得不作出一种奇怪的猜想。

 

下午黄少天终于憋不住了,“文州,你和王杰希是不是……那个……什么……”

喻文州还没接话呢,王杰希刚坐下就斜了黄少天一眼,“你脑洞太大了。”

黄少天显然是不信的,“卧槽你当我瞎啊王大眼,你们俩要不是那个关系我立刻以头抢地好吗!”

黄少天做事有分寸,说到后半句时瞄了瞄前后左右,自动把“你们俩要不是那个关系”禁声做了口型。

 

倒不是王杰希不想对外承认他们的关系,只是觉得喻文州从来没有公开表达过,他总不好代他表达,如果喻文州不乐意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他也是要尊重他的选择的。

早恋+同性恋,哪那么容易让一个人放下诸多的顾虑坦荡面对啊。

 

然而喻文州还真挺坦荡,王杰希记得那时窗边的微风吹的喻文州软软的刘海轻轻飘着,他特别想伸手揉一揉那个可爱的脑袋。喻文州侧脸在阳光下更加柔和好看,此时他也没有抬眼,只是静静的用橡皮擦擦掉了刚刚写的字,才缓缓说道,“是呀,少天。”

于是黄少天在懵逼了三十秒后好奇心彻底被撩拨了起来,下一节课一直在隔着喻文州疯狂和王杰希传纸条。

 

“卧槽我说文州前段时间发什么疯非要研究檀木手串什么紫檀黑檀乱七八糟的合着是因为你喜欢这些东西他要送你啊,你俩多久了从实招来!!!”

“一个月吧。”王杰希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手串晃神了一下,写道。

“卧槽!!!什么程度了是不是上床了!!!谁上谁下啊???我压五毛文州上!!!”

王杰希刚想回你脑子里都想些什么玩意,一旁观战的喻文州便拿走了那纸条,在两个人龙飞凤舞的笔迹下加了一句:

“没有进展到那个地步。不过……”

喻文州很有节奏的用笔敲了几个点,像是在思考什么。随后只见他从书包里翻出钱包,又从钱包里掏出五毛钱,连同纸条一起递给表情如遭雷击的黄少天。

然后他抬头确认了一下老师在面朝黑板,这才转头对也正目瞪口呆的王杰希轻轻笑道:“杰希也这么觉得吧?”

 

05

开心的日子总归是不多。

人一恋爱就容易患得患失,沉稳如王杰希也难以免俗。

他爱上喻文州的原因很多,其中一部分就是他善意的温和。但这种温和有时会成为一把利剑,无时无刻不在刺痛他忧疑的心情。

 

王杰希心里一直有一个结,本来就是他先告白的,总有一种莫名的不自信,怀疑会不会是对方只是对他有点好感又怕拒绝后友谊崩盘,所以才也说喜欢他的。

恋爱中的人大概总认为言语的确定是远比行为的表现更加重要,王杰希也因此不想在谈恋爱的过程当中再过分的主动。而喻文州在和他建立恋爱关系之后,永远带着一种比之前挚友状态要疏远的一层隔膜,王杰希观察了很久他和其他人的相处,无论男男女女,总是很亲近无隔阂的状态,那为什么对自己这个最特别的人反倒后退了一步呢?

两个人甚至在相处的两个多月里从未有过任何的肢体接触,我不前你不进,我进了你又退,这真的也太奇怪了。


因此王杰希每每看到前一秒钟喻文州对其他人的温柔,后一秒钟对自己的淡淡疏离都觉得有点难过。很多事情很多人他都懒得在意,但一旦在意就会关注的极为细腻。在你疏离我就更疏离的恶性循环后,终于有一天他忍受不了这种反差,有些任性的写了一张纸条塞给喻文州——

“分手吧。”

 

写这个纸条的心态其实很复杂微妙,有种“你不是爱笑吗天天笑吗对谁都笑吗我提分手了我倒要看看你还笑不笑了”的挑衅和“这么对的人难道真的是遇在了错的时间吗”的失落。

果不其然喻文州收到后真的不笑了。

王杰希从来没在喻文州的脸上看到如此冷淡的表情,冷的几乎快要结冰。要不然怎么大家都说平时不爱生气的人一生气起来威慑力绝对强悍,这话说的一点没毛病。

喻文州一整天谁跟他说话都冷着一张面孔,低气压到传达给别人比王杰希日常冷漠表情还要多出10倍的“别惹我”的讯息。

在一瞬间微不足道的确信“我果然在你心里还是特别的”的苦笑之后,王杰希望向窗外的落叶,铺天盖地的悲伤和遗憾在心中弥漫开来。

 

因为无论是此时的王杰希和喻文州,还是很久之后三十而立的他们,都清楚知晓,那段时光彼此的喜欢从不是玩笑。或许行为和心态还带有年轻稚嫩的笨拙与生涩,但超越同龄人的清醒与成熟,已自然而然的在那个时间为他们定义好了最爱的人应有的模样。

 

只是那时他们都爱的热烈而卑微,细腻又琐碎,硬生生的抱着遗憾退却着错过彼此。

 

06

王杰希也记不清之后两个人是怎么僵硬艰难的度过面对面学习的日子了,只记得彼此之间没有战火,他从喻文州眼里看到了一如往常的平静,而他呢,当然只会表现的更不以为意。

明明喜欢着,却还是分了手,内心的喧嚣和压抑当然骗不了人。

 

直到高中竞选学生会主席的时候,两个人几乎为负的关系才算略有好转,旁人看起来或许真的又像一对非常谈得来又水准匹配的知己老友。


喻文州演讲过后,下台时经过王杰希礼貌的微笑了一下,看到王杰希并没有带稿子上去。他很了解王杰希,知道这人懒,根本不可能背稿子,想了想又倒退两步在王杰希面前站定,问道,“你没准备稿子吧?”

王杰希闻言淡淡笑了,“嗯,随机应变。”

喻文州也笑了,“加油。”

久违的打招呼与打气,王杰希心里开心的仿佛一百个洋娃娃和小熊在跳舞,不过表面仍是不动声色。

 

台上的王杰希完全随着他自己的思绪纷飞放飞自我的在进行演讲,临场发挥能力说他第二估计没人敢当第一,台下观众被他调动的情绪异常高涨。

不同于他面无表情上台时的那种疏离群众的严肃印象,王杰希总是在自己的演讲中开些很有意思又颇有寓意的小玩笑,逗得大家前仰后合。

喻文州很喜欢这一点,特别喜欢这一点,王杰希总是能给人惊喜,尤其那些细小可爱的表情,只有真正被他放进心里的人才能看到,而他喻文州曾经就是那个看到最多的人,也是越看喜欢的越深重的那个人。

 

当王杰希演讲完毕,喧嚣的掌声之中他看到喻文州在选手席上起立鼓掌,脸上不同往常的那种笑意让王杰希一怔,比之“敬佩”,或者“欣赏”这类的词语,王杰希更愿意称呼那个表情为“自豪”。

他为他而自豪。

于是王杰希朝喻文州笑着挥了挥手。

 

观众被这两个人意外的互动所感染,随后会堂里面口哨声起哄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王杰希走到台下时还在内心疯狂摇头,相爱相杀果然是现代人百看不厌的戏码呦。

 

07

再度同窗也是一种了不起的缘分,王杰希抱着一种至少要恢复到知己密友的心态同喻文州相处,加上学生会里两个人被选为了一正一副主席,彼此交流便多了很多不刻意的契机,流畅舒适的很。

喻文州也心照不宣的很是上道,总之在高中三年,他们仿佛从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又迅速的修复了彼此的关系,成为了外人看起来没啥隔阂同时也联想不到会有啥过往的好朋友。


高中毕业时,班级在ktv聚会。王杰希唱完一首很有逼格的歌曲之后就看喻文州依旧好好先生的被班里的女生簇拥着,然后,拿起麦,唱起了,《套马杆》。对他人无伤大雅的要求喻文州到现在都还是有求必应不会拒绝——这一刻的景象随着那点酒意狠狠刺痛了王杰希,多年以来不曾言说的那些不解和委屈又冒了上来。

 

你可以对每个人如此从容温柔,为什么独独对我这般疏远冷淡?

 

王杰希关上水龙头正要转身离开洗手间的时候,门被咚的一声关上了。

喻文州此刻一只手按着门,正好给他壁咚了,虽说身高上喻文州还差了他一点,不过王杰希也承认这气势还真挺牛逼的。


两个人史无前例亲密的距离让王杰希感到很不适应,他能清晰的闻到喻文州身上的酒味,知道被灌的应该不少,所以他直接想挥开喻文州走人,嘴上一句“喻文州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动作特别傻逼”还没说出口,就对上了喻文州异常清明的眼睛。

王杰希心里暗道,我真是造了孽了遇上你这么个克星。

于是他放弃了之前的想法,老老实实的就这么被咚着,一脸“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的表情等喻文州下文。

 

喻文州这次相当直球。估计是担心这时候其他人进来,一只手抵着门,另一只手直接把王杰希往自己身前带,迅速捕捉王杰希的双唇,十分精准。王杰希有种错觉,好像他们以前就曾亲吻过很多次一样,但事实呢,被黄少天怀疑去小旅馆开房的他们,小手都没牵过就分了手。

喻文州这个吻缠绵、强硬又汹涌,跟他这人的性格并不搭调,不,不能这么说——王杰希从来都知道这是喻文州性格中隐秘起来却举重若轻的最重要的一部分。


不能让你太轻易得逞。王杰希心里这么想着,却也只是轻轻咬了一下喻文州的下唇表达小小的不满与报复,便放纵喻文州彻底进入他的口腔内攻城略地了。


与先前那个激烈的吻不同,喻文州随后细密柔和的吻过王杰希的眼睛,蹭了蹭鼻尖许久后才抵住王杰希的额头轻轻问道,“王杰希,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感受到彼此热切又慌乱的呼吸,也感受到喻文州在摩挲他手腕上仍然戴着的当年他送他的檀木手串,王杰希便也很坦然承认,只是淡淡反问道,“是啊,所以呢?”


理所当然心知肚明心灰意冷的根本不像一个疑问句该有的样子。

 

喻文州给不出承诺,王杰希也一样。

他们可以为爱情燃烧,但也日益成长出更为残忍的理智。

王杰希已报了北京的院校,喻文州则属意广州,他们都清醒明白彼此不会为了任何人做出退让与妥协。那么既然不能改变,又如何讲得起一声承诺或是再度确立什么关系呢?

 

两个人对这事都心照不宣,一段迷之寂静之后,王杰希问道,“这么问可能不太有意义,但的确困惑我很久。喻文州,初三那年我们在一起,那个时候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只是觉得我们很投缘不好意思拒绝我?”

喻文州很了然王杰希的潜台词,垂下眸子叹息了一声,“我是真的喜欢你。只不过”,喻文州再度深深地看向王杰希,“那时候还是觉得和你有距离感,感觉在一起这件事很不真实。惶恐到觉得一举一动都是在冒犯你……所以大概看起来离你很远很远。”


“那现在呢?”

“现在更懂你了。”


懂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懂你有多爱我,懂我有多么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08

“杰希,晚上吃什么?”

“放着别动,我来。”王杰希放下了喻文州早上塞给他的十年前的一封信,揉了揉沙发边的猫,向厨房走去。

“你怎么还是信不过我啊。”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安静的喂猫去好吗,喻文州。”

 

茶几上被封存十年又重见天日的泛黄信纸在夜幕中折射出温和的微光,如同这份无论历经多少年月依旧如此平静、了然、醇厚而浓烈的感情:

“如果十年后的我还能让你看到这封信,就是我还在你身边的证明。

                                                    ——喻文州”

 

-fin-

评论(12)
热度(189)

© 独木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