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舟

独慕周

刚才看书走神想起正在搞的文州生贺的一句歌词「无梦的你思想更易苍老」,实在是再次感慨太过于适合他,顺着就想了想四苏各自的一些个歌曲,总有那么几首歌的那么几个段落,让我觉得通篇的、触目惊心的合衬这个人。而这种情况下,声线还是合这个人的,是多么大的缘分呀。

粗暴的每个人选两首印象最深刻的总结一下:


王杰希:

老王,我觉得他对他自己是跳脱出去的那种冷眼旁观。这份既严肃又任性的个性最终呈现的是更淡然还是更温暖其实都没毛病,因为都是他的一部分。而对个性游刃有余把握的低调的成熟,也是让我喜欢上他最大的原因。


「受过的伤不一定会有解答

还是难免会感到迷惘

感谢当初的伤疤现在开着花

这是长大了吧


原来自己转动

才能够照到光

太阳一直都在那地方

黑夜那么漫长

是为了更渴望

迎接清晨第一道曙光


站在曙光之下

真心地许愿望

我和昨天的我不一样

黑夜过去 地平线上

我就是那道光

温暖自己也给人力量」


——《光》


「这个怪世界 要有性格都不易

很多东西一一消失 怎样坚持

勉强去对抗 不守规则 惨遭轻视

如不懂法纪 人人说你挑机


你说我太冷 我会默认不想松弛

不温不火不骄不卑 不想多表示

不喜欢转弯 不会矫作令人合意


不喜党结 公开心事

人人易服 太过绅士

言行卖俗 却太幼稚


人人亦话我 太飘忽

仿似惹不得 仿似碰不得 或是太独特

而其实我坦率

不太会争执 并未有步伐 并未怕突兀


我有我那套 不偏不倚不猜不疑

不清不楚不东不西 请走开不辞

不知者不知 不会多说 若愚大智


一声不要 烦扰终止

烦人俗务 我懒得知

无聊别扮 煞有介事

若你 不懂我意思 我 只想少一事」


——《能说不的秘密》


喻文州:

我真的觉得喻文州实在是太有资格讲「无梦的你思想更易苍老」,他一路走来的隐忍、坚持、豁达、努力、智慧、淡然、坦荡、责任,恰到好处的攀登和把握机会,进退有度不让人觉得过近过远的为人处事,真真是一段励志传奇。如同原文所讲:「能让喻文州站到如此高度,没有万分之一是因为他的缺陷,而是他为了弥补缺陷,在其他方面所做出的努力,所体现出的才能。拥有这种手速的荣耀玩家有很多很多,但这么多人中,只出了一个喻文州。」


「世界每天都加快速度 难停步

你我再加快脚步 仍也 未追得到

我要以思想 遨游长空 洪荒也能飞到

闭上眼已飞出这围城外 云上最高


不必买下飞机票 我已攀上东京那塔尖

沈闷了无味了麻木了 我会发梦落地再上天


拍动我这双手 从平地升空

再高亦能高攀得到


地心是否有引力 我怎知道

抱着最快的风 从平地升空

渺小的人总有梦想得不到

但总可幻想插翼便会飞

无梦的你思想更易苍老


来飞过夜空看霓虹 从黑暗画出一道艳红

来穿过夜空看霓虹 从天际画出一道艳红」


——《飞天》


「嫌世界太漠然 谁有看过麦田

谁知他方赤地 一天会否发现

这个大自然 求救永远无言

昙花都不再现 雷声风声碰面


全世界也昂然 难过永远漫延

还不知天与地 一天会斗转面

发觉也未迟 时间永远默言

谁一生都锻练 来将心声对现

如世界末日前 还有勇气入眠

才不必需要后悔当天懒得看见


地震乌云来体现

大地被你看贬

虽说无数千遍

或有天灾难免

也都能够 再修练


多一次 却没法再敷衍

用信念 做美善

人人亦是同在活着怎会 不改变

其实恶性自我去放火 做了断

为何日落前望着白天会 灰色一遍

问问我的天


然而大自然慢慢地演变 不罕见

无奈听了便算再假装 未发现

神亦日夜期待 愿一切

珍惜所有 就在你身边

终生快乐浮现」


——《昙花不现》


周泽楷:

我每次到楷楷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多了怕矫情,少了又觉得不够。这几个人都有各自的磨难,共同点之一也是从不卖弄苦难,楷楷当然也是如此。前两天听《王子》这首歌的时候,又想到最近经历的别人恶意中伤他的事情,会觉得有些难过。在三次元的读者世界他已经因为这份沉默承担了这样的流言蜚语,难以想象在五六赛季之时,他究竟是凭借怎样强大的坚强,独自一人走出黑暗与空旷,然后在时光里走向巅峰却继续着他善良的温柔。


「独自一人孤军奋战 模糊的未来

用泪稀释的往事 渐渐消失

用我倔强的方式 尽情放肆


独自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踏着腐败

一口一口一口一口地吸进尘埃

过去现在明天未来我是否还在

我不我不我不我不敢期待


独自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踏着失败

一口一口一口一口地拒绝伤害

过去现在明天未来我是否还在

我不我不我不我不敢期待」


——《王子》


「当我还在年幼时

幻想美得多无知

童年单纯得像一张白纸


当渐渐的长大后

也都清楚

没有人总是为谁停驻


而你的安抚

是棵不倒的大树

阻挡风侵入

不让我孤独


下一步

不再恍惚

放心追逐

一定会爬到最高处庆祝


这一路

我已看清楚

彩虹的出现也是

大雨给的 礼物」


——《礼物》


叶修:

老叶的狂气多年都是不减的,无论经历怎样的低谷,他都永远目标明确的为了他自己的荣耀。辉煌背后的苦楚他也从不会大肆渲染,而是用行动去告诉大家,我是这样真实的我,我依旧这样牛逼,以及,我回来了。


「如果我不曾走过这一遍

生命中还有多少苦和甜美

那风中的歌声

孤单哽咽的声音是谁

回忆中那个少年

为何依然不停的追


想要征服的世界

始终都没有改变

那地上无声蒸发我的泪


黑暗中期待光线

生命有一种绝对

等待我请等待我

直到约定融化成笑颜


直到我看见生命的绝对」


——《生命有一种绝对》


「虽然没有天生一样的

但在地球上我们是一样的

尽管痛的苦的没说的

但哪有一路走来都是顺风的


因为我们没有什么不同

天黑时我们仰望同一片星空

没有追求和付出哪来的成功


谁说我们一定要走别人的路

谁说辉煌背后没有痛苦

只要为了梦想不服输

再苦也不停止脚步


每一天 每一年

都可以是新的起跑线

也可以是终点」


——《没有什么不同》



其实归根结底,想想这四个人吸引我的一个共同点是:「度」。或者也可以称之为「真实」。

老王游走于严肃与任性之间的那份个性,他以岁月的成熟让它们收放自如,不会让人觉得太过板滞,也不会让人感到不可一世;

文州的善于交际与适时攀登,恰到好处,让人是真的感到如沐春风而非刻意为之,而机会也的确应该眷顾不仅努力更懂得把握的人;

楷楷的低调与强势,各自闪光,也交相成辉,所以如果理解到位,是不会让人觉得木讷和张扬的,是一种温柔、善意的强大;

老叶的自我与贴心,张弛有度,不要脸时毁天灭地,正经时细致入微,永远分的清在什么场合、面对什么对象该讲什么话,以及何时坚持自我、何时担待他人。



我怎么这么能摸鱼……但是他们,怎么这么好呀(。


评论(10)
热度(141)

© 独木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