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舟

独慕周

【喻王】Talk about love

*高英杰视角的喻王。



高英杰来到这家叫“旺仔”的小吃店时,已经是黄昏了。

早先他和刘小别——那个时候乔一帆还在微草,三个人在一起发现这里蛮好吃的时候,还是一个冬天。这个季节对于像他和刘小别这样的公众人物来说就比较友好了,像高英杰一直比较内向低调,不太喜欢用墨镜这种张扬的物件作为掩饰身份的道具,那么大冬天裹一条围巾戴一只口罩扣一顶帽子,五官只剩下眼睛谁也别想看出谁是谁,多方便多完美。至于刘小别的话就比较喜欢这些酷炫一点的东西了,冬天也拦不住他墨镜耳钉加耳机的洋气配备,不过因为那时候乔一帆还并不为大家所知,所以三人行时没什么遮掩的他,有效拉低了刘小别同志搞出的高调气息。

 

当时他们三个是周日跑出来买点生活用品,白天三个人都一餐没进,此时都饿的前胸贴后背,超市隔壁就是这家小吃店,于是他们就近走了进来打算随意饱腹一下。印象很深的是这家店一进来有种莫名压抑的气息,也不知老板是个什么心态,总之他们感觉自己走进了什么奇怪的地方在进行朝拜。一路两排总共八套四人桌椅,墙上挂着建国以来各代领导人的肖像挂画,例如门口就是左泽东右恩来,高英杰清晰的记得刘小别前脚迈进去,后脚就差点把他和乔一帆直接扯出大门,直到听到邻座情侣热议饭菜好吃的时候,才犹豫的转身走向了点餐台。

 

后来他们觉得这店气质挺合王杰希的,就在群里公开推荐了一下,没想到的是这里后来成为了日后他们微草大餐小食的根本据点。这些年,旁边当时光顾的大型连锁超市早已歇业,老板便把隔壁盘了下来,使得餐馆面积变成了原来的四倍,可味道还是当年的味道。

 

不过,对于高英杰个人而言,王杰希退役后的这三年,他来这里的次数真的少了太多。除却作为队长太过忙碌无法抽出时间来以外,也是因为当年王杰希退役后的散伙饭就是在这吃的。高英杰总觉得一踏进来就会触景生情,想念和尊敬的情绪会再度泛滥起来。从老板有天发现他和刘小别身份的时候——那时乔一帆已经离开微草,就说着你们总这么来匆匆去匆匆鬼鬼祟祟的也不好,等我有空隔断出一个包间专门给你们。刘小别说,那敢情是好,但是老板你不觉得比起这个,你请一个外卖小哥不是更省钱吗,我们就不用跑来跑去了。

老板:“那你就少了很多机会跑出来透气,你确定?”

于是,刘小别翻了个白眼。

 

时隔三年,高英杰再一进来果不其然的还是没抵住唏嘘的情绪。他想起当时王杰希在那个包间里和他们一起讲话甚至一起笑闹的样子。高英杰从进入微草以来,就算是与独来独往的王杰希接触最多的人了,王杰希于他而言总是像严师慈父多过像朋友,虽然王杰希也并没有比他大很多岁,但扛在肩上的担子那么重又那么多年,加上这个人本身的性格,这一结合,就让人感觉他的心理年龄已经比实际年龄至少狂飙突进了20岁。所以即便高英杰同王杰希的关系已然非常亲近,他也始终觉得有点什么隔膜在彼此之间,也许是因那生人勿近的气场吧,高英杰这样下了结论。

王杰希真的很少笑,对他的笑也是前辈的鼓励那种实质上严肃意味的,甚至那次全明星输给自己后,王杰希的笑也只多了几丝欣慰,而从未有过那样的轻松感,轻松到高英杰恍惚觉得他们严肃而又有责任感的队长,在生活中竟也会像个会闹腾的正常年轻人一样。

这个担子重,高英杰一直明白,他敬仰王杰希的坚持,也总是恐慌自己未来能否做好。他本以为他已经足够了解这个微草前任队长究竟收敛了多少自己的个性,可直到那一天王杰希最真实的一面在卸任后瞬间天差地别的表露无遗后,高英杰才知道,他所付出压抑的,竟原来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那么多。

 

不过,尽管高英杰本能抗拒着故地重游这件事,但偏偏还是无法抗拒记忆里土豆烧牛肉的味道,便还是择日不如撞日的过来了。

掀开门帘时,老板正要打烊,看到高英杰进来便把手中的遥控器放在桌子上,大概刚刚就是要关闭电视吧。他说,小高你很久没来了啊,还是要土豆烧牛肉吗?

高英杰点点头,在最靠近点餐台的位置坐下,说,是啊老板,麻烦你啦。

 

老板刚走进厨房去通知厨师做饭,脚步便是一顿,他回头看听到电视声音的高英杰也正错愕的抬头看着屏幕,荣耀新闻里记者团簇围着的正是蓝雨队长喻文州,闪光灯刺眼到喻文州不得不抬手柔和的挡了一下,随后他才微笑着说,嗯,是时候交给瀚文了。

 

高英杰又一次觉得自己真是老了,总是在某一个奇怪的点上伤春悲秋、多愁善感的感慨时光。当年叱咤风云的四期五期前辈早就一一退役,唯有喻文州仍留在台上带着蓝雨收获夏天,但现在他也说,我要退役了。

 

高英杰对于喻文州的印象原本只是一个和善的前辈。或者说,是微草宿敌队伍中的一个和善的前辈,直到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结束后。

当时国家队着陆后,一起跑到b市的ktv狂嗨,因是微草主场,王杰希便把他也叫了去,让他顺便和前辈们多多交流。高英杰比较怕生,所以就打定了主意进去后坐在王杰希身边先安静如鸡再说。进来的时候,孙翔正抱着麦踩着茶几狂嗨“我要飞我要飞”,他一路朝各位前辈点头鞠躬后终于走到王杰希旁边,便看到喻文州坐在王杰希的另一侧,大概因为室内太嘈杂,喻文州没有说话,只是友好的对他笑着点了点头打招呼。

 

高英杰也奇怪自己在王杰希身边坐下后的第一反应竟然是——

黄少天呢?

他搜寻到一直同喻文州形影不离的黄少天跑到了喻文州和王杰希对角线的位置和张佳乐叶修玩着斗地主。 

 

后来也不知谁嚷嚷着小高在,唱首歌啊。高英杰连忙不停挥手摇头说我不擅长,前辈们唱就好。王杰希没说话,倒是喻文州本来划着手机屏幕的手顿了顿,黑暗中拿起茶几上的麦说了一句,小高腼腆,那我来唱一首送给小高?

国家队员们一阵起哄,“老王看紧了小高,喻队这是要公开抢人了啊。”

高英杰有点不好意思,转头看了看旁边王杰希一如既往没把垃圾话往耳朵里送,不过,他看喻文州的表情有点诧异,但也只是隔了两秒钟后对他说,喻文州歌唱的不错,你认真听。

 

“在前方无边的黑暗里会有些什么

你总在夜里睁着眼睛这么想

想着未知的明天会是怎样

我可以吗

一切会好吗

太多莫名的想法 没有人解答

如果幸福啊 看起来像一道微光

如此微弱啊 能否把所有的黑暗照亮

不要害怕 不要感到旁徨

我会在你身旁 陪着你走过这黑夜

守护这道幸福的微光“

 

高英杰从王杰希那儿了解一些喻文州成长的经历,他也不清楚这首歌对方表达了多少他自己的情绪,但他可以肯定喻文州唱这首歌送给他的鼓励意味。他日渐清楚,自己缺少的不是天赋,不是能力,而是自信,这一点也正是他的队长不遗余力想让他明白,并不断在助他提升的,他都看在眼里。可是向来和煦如春风但绝不会多事的喻文州突如其来搞这么一件事,着实是让他颇为讶异。


下一曲的前奏非常柔和,以至于高英杰能清楚听见身边两个人的对话。

喻文州坐回王杰希身边,“没水了?唱完有点渴。”

“帮你再叫一下?”王杰希抬手正要按下服务键,不过很快高英杰就看他无可奈何的笑着放下了刚抬起的手。

“谢谢。”王杰希又说道。

“不用。”也不知道喻文州究竟是回王杰希哪句话,只见他拖过王杰希另一只手里喝剩的半瓶水,一饮而尽。

 

高英杰终于有点明白黄少天为什么跑到喻文州的对角线去了。

因为现在他也想过去。

 



“那喻队对接下来的生活有什么规划吗?想要进军什么行业?还会继续在g市发展吗?”电视里记者仍在努力的挖掘新闻爆点。

“这届世界荣耀邀请赛我有幸继续担任领队,因此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只会专注这件事,至于其他个人生活方面,等到比赛结束之后再谈也不迟。”

“个人生活?是感情生活已经安定了吗?喻队能再透露一些吗?”

“如果那时候你们还感兴趣的话。” 

 

“王队和他关系一直很好啊。”看着新闻一直没讲话的老板此时没头没脑的如此试探了一句。

“嗯。感觉队长和喻队一直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那种,很令人羡慕的交往模式。”高英杰淡淡的说道。 

 “不是”,老板摇摇头,接过厨房里做好的饭,递到高英杰面前,欲言又止,“以前王队和喻文州过来这里几次。”

“嗯?”高英杰拆一次性筷子的手停了一下。

“那个时候王队坐在你这儿,面朝我”,老板说着坐在高英杰对面,“喻文州坐在我这儿,表情我看不到,但是两个人交流时候王队的眼神,我想应该不是我多想,毕竟我那时候也在和我现在的老婆谈恋爱”,老板似乎觉得自己在现任队长面前八卦的有点过头,又立刻加了一句,“呃……抱歉……”

“我明白你的意思。”高英杰摇摇头,答道,“但我想无论是什么样的关系,只要他们觉得好就好了。”

“是啊。”老板笑道,“虽然意外,但居然觉得可以接受呢。”


何止啊。

——他们大概符合大多数人对爱情的全部想象。

高英杰扒着饭想。

 



半个月后,高英杰收到了世界荣耀邀请赛领队喻文州的邮件,通知他来自己在b市的居所取下关于他的相关资料,顺便一起在家吃个饭聊聊荣耀。按说收到这封邮件,高英杰本应感到有些疑问对方不合时宜的冒昧的,但他并没有,因为他大概知道想找他叙旧的其实另有其人。

果不其然,按响门铃后,他便看到了那个许久未见熟悉的良师——也会是以后的益友眉眼一弯,柔和的看着他微笑。

“小杰来了。” 

看到这个笑容的高英杰有些恍惚却又觉得理所应当。


原来在一起久了的情侣,真的会活的更像对方啊。


于是他收回落在玄关旁洗手间内并排放着的一蓝一绿牙筒的目光,笑着说道:

“队长,好久不见。”


-fin-


歌是陈慧琳的《微光》。

今天依然沉迷喻王///


评论(8)
热度(180)

© 独木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