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舟

独慕周

【周喻】拾年

周影帝×喻主席

原作往后推时间线。

小周有前女友,没有幺蛾子,只是个剧情催化剂。

我真的好久没写文祸害苍生了哦【x


>>>>


“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通知主席。”助理朝来人点点头,转身进入了办公室。

屋内响起几句轻轻柔柔的对话,虽然听不清说了些什么,却还是那记忆里熟悉的声音。随后门被打开,助理朝着来人笑了笑便从身边走过。

“进来吧,小周。”多年后,温柔的声音在身边再次响起。

周泽楷把眼神缓缓移到门边,终于看到了这个退役后再没见过的人。

 

坐在沙发上的周泽楷默默打量了一遍整个办公室,在外围的一些东西都显得一丝不苟,比如书柜,整洁的很像喻文州这个人给很多人的印象。但周泽楷知道,这些一定是来源于助理的手笔。无论是在情感还是在生活上,喻文州都有一个绝对的私人领域,随时随地拒绝着其他人的进入。比如说,就在眼前的这张办公桌,明显带着喻文州自己的特色,是不会允许助理去整理的。他会把一些不常用的文件工工整整的放在书桌最右侧叠好,而常用的却偏偏散在左边不加整理,其他机密的文件会习惯性锁在桌子右侧的第二个抽屉里,是的没错了,周泽楷从侧面看了一眼桌子,的确是第二个抽屉紧锁着,而第一个抽屉正在对着天花板敞开怀抱,那里面一定躺着他的手机。

为什么周泽楷会对喻文州如此了解,深深记着这些仿佛他们曾经是枕边人才会熟悉的一些私密的小习惯,这完全不是因为他们曾经谈过恋爱,或者说睡在一起。

而是因为在被拒绝后的每一次接触里,他默默的记下了每一个属于喻文州的习惯。

 

周泽楷不爱说话,但是他却不会在观察和思考上弱上别人一分一毫,尤其是自己上了心的对象。他知道喻文州的外表好像一个磁场吸附着无数人去围绕,甚至会让人天真的觉得这些足够的亲密就是他也喜欢自己的证明。毕竟曾经,周泽楷也是这样真情实感的认为的。但喻文州却在他想要诉诸于口这份感情之前就给他们之间突飞猛进的感情硬生生踩了一个刹车。

周泽楷在那个瞬间突然明白,这是一个最好的朋友,却远远不是一个你以为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般的理想爱人。他的感情就像他在蓝雨战队当队长时所做的一切部署一样,永远如千年不化的寒冰。

他可以给你无限美好的友情,随你予取予求,但你一旦想要逾距,他就会不动声色的让你打消这个想法,清楚明白的发现,原来自己只是一个朋友,即便有不同,那也或许是一个比其他人更得到他信任赏识的朋友,你可以走近他的人,却不可能走进他的心。

 

“小周,怎么想到来我这了?”喻文州很自然的坐到他身边,眉眼还是弯成那熟悉好看的弧度。

周泽楷看了一眼喻文州,也回给了他一个很得体温柔的微笑。

 

有时候周泽楷常会觉得,他大概染上了太多这个人身上的特质,明明十年前看到喻文州这样的笑容,自己的脸颊会迅速飞上一抹红晕,眼神更会不由自主飘向别的地方。

可是现在,他就用和对方几乎无差的笑容礼貌的回视着他。

喻文州同样很熟悉周泽楷的沉默,在很安静的等待着下文。但当他看到周泽楷回敬的这个微笑又扫过周泽楷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时,还是没有克制住微微蹙了眉。

不是因为他讶异惊奇于周泽楷的改变,因为这种改变大概在几年前他们关系最错综复杂的时候就已经经历过了。而是,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多年没有再联络,他却还是在这个人的脸上看到了这种神情。

一种孤注一掷的神情,却比从前更多了一份从容和释然。

 

“没有什么公事。只是突然想来见我,是吗?”到底还是喻文州继续开了口。

如果说周泽楷从喻文州那染上了太多他的色彩,喻文州又何尝不是这样。从来都是好好先生,讲话可能都九曲回肠的这么一个人,面对周泽楷完全点亮了有话直说的技能。

不是喻文州对自己的魅力太自信,也不是喻文州对周泽楷的情感坚持自信,而是喻文州对他了解周泽楷这件事很自信,只需看周泽楷的一个眼神他就明白,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第八赛季周泽楷正式封顶荣耀第一人的时候,其实也是他感情最挫伤的时刻。那个时候因为聚少离多加上太多的误解,到底是和相恋很久的女朋友走入了最后的情感绝境。女友其实也算体贴,怕影响了周泽楷比赛的状态,在他夺取冠军之后才一个短信过去说,我们分手吧。

周泽楷不是无知无觉,他完全感受得到因为训练的密集,对女友的冷落,难得见面自己的寡言,和女友千方百计想要努力争取却还是放弃了的心态转变,这是两个还在相爱却因为距离原因分开的情侣不得不面对的无奈现实。

在蓝雨的主场,轮回简简单单的庆贺了一番之后,周泽楷就是在那个场地空无一人的吸烟区遇到了自己这一辈子的变数。

 

周泽楷会吸烟,但很少吸烟。心情太过糟糕的他此时正吞吐着烟圈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的星空,也因太久没碰香烟,他还是一个没适应呛了几声。

然后就听到一个声音,把他从颓废的烟雾缭绕里拯救了出来。

“小周?”

周泽楷回过头看见喻文州,眼圈正呛的有点红,月光之下喻文州还是看清了当下的状况。

“心情不好?”

周泽楷想摇头并且让对方放心的离开,却不知怎么了嘴只是开合了一下居然便点了头,说了句“分手了”。

喻文州闻言便走了过来,征询他同意似的眼神投递过来,得到了茫然的肯定后,掐掉了周泽楷手里还有三分之二的烟,手掌轻轻覆在周泽楷的后背,示意他一同出去。

“抱歉,我不太习惯烟味,不介意的话,我陪你到外边转转。”

周泽楷看着对方的笑容,拒绝的话顿时又吞到了肚子里。鬼使神差的跟着喻文州到了外边,进行了分手后的心灵洗礼。

 

时间过得太久,久到后来周泽楷只记得那天晚上夜空的璀璨,喻文州的眉眼,还有那些好似心灵鸡汤却偏偏灌得你心服口服的言语。

在此之前,他们真的只是见面点头而已的对手关系,甚至连对手或许都称不上,因为八赛季之前的轮回,似乎还不是能让豪门蓝雨称之为对手的存在,尽管他们已有了飞跃式的进步。

然而这个赛季他们战胜了蓝雨,甚至是史上第一次没有进入团队赛的提前胜利。

他却在这样一个日子里,被自己刚刚战胜的敌方将领安慰着。

周泽楷瞬间有点哭笑不得。

 

但是那晚G市他们绕着两条街散步谈心的场景,在他心里永远挥之不去。

他那时不知道自己走近喻文州需要多久,却已经明白这个人就这样猝不及防走进了自己的内心。

不同于以前没有太多接触时想象中的处事老道圆滑,喻文州给人的感觉是温和、变通、真实又让人非常舒服。这些看起来是很矛盾的特质,很好的融合成了眼前这个更加清晰的喻文州,这个新的认知让周泽楷觉得分外惊喜。

谈话最终还是以他们挚爱的荣耀为结,阴郁的心情扫去了大半,虽然感情的放下完全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但是周泽楷清醒的懂得,既然现在甚至几年内的自己都带不给女友想要的东西,那么就只能选择对彼此最好的决定了,他尊重女友的选择,也不再挽留,其余的,就都交给时间吧。

 

而后两个人便开始熟络的令周围的人匪夷所思,频繁的打招呼,每次比赛场下黄少天都总能看到喻文州和周泽楷站在一起聊着什么。

憋了两个赛季后黄少天终于还是在国家队的一次会议后一把搂住了喻文州的肩膀,问了一句,“队长,你和周泽楷到底什么时候这么热络了,你知不知道我们这群围观的人都很方啊?而且周泽楷每次跟你讲话,开心的好像浇点水都能在头上冒出一朵小花了。”

喻文州却一脸奇怪你为什么会奇怪我们熟悉的表情,“因为他是我七舅老爷家那边的亲戚。”

“……”黄少天转过头递给了周泽楷一个疑问的、核对回答真实性的眼神。

周泽楷看着他对喻文州亲密的动作出了会神,才垂下眼眸,淡淡的笑了笑并点头。

 

周泽楷用了训练外大量的休息时间消化掉了自己身上产生的巨大信息量。

他确定了他对喻文州的占有欲完全不是正常的友情该有的分量,确定了他对喻文州升腾出的身体和情感上的渴求绝非正常,也确定了他对喻文州不是由于那次谈话而产生了模糊不清的感情。谈话只是他们相互走近的契机,而在日后的生活中比赛里,某种感情随着对对方的了解在不停的疯狂滋长。

他忙着轮回战队的未来,忙着在国家队里冲锋陷阵,竟然后知后觉的才在这样一次对话里发现了这种感情早就在内心里攻城略地。

 

所以在从苏黎世飞回B市的航班上,周泽楷最终还是决定要千方百计坐到喻文州的身边,毕竟回去之后的见面依旧是屈指可数遥遥无期,这样自然而然的接触已经很难再次拥有了。

 

孙翔听到周泽楷委婉的请求时几乎是一脸懵逼的。

“你让我去找黄少天一起坐着聊天?!”

“嗯,拜托了。”

“不是我说队长……算了”,很明显孙翔同学作为周泽楷同学的固定搭档这么久还是比从前多生出了几分体贴,粗线条的神经也完全不问原因,“行吧到时候回去队长你得记得请我吃好吃的啊,我这毕竟马上就要如雷贯耳去了。”孙翔掏了掏耳朵,随后摆摆手,留下了一个大义凛然的英俊背影。

周·费尽心思挪走黄少天·泽楷感激的望着自己的看似逗比实则意外靠谱的搭档,长舒了一口气。

 

“……周队?”喻文州看着周泽楷要坐在自己旁边,语气中带着点不可思议,他若有若无的回头瞟了眼,似乎在寻找黄少天的身影。

周泽楷看到这个反应莫名的觉得心烦意乱,他点点头坐下后,才闷闷的解释,“孙翔说要找黄少聊聊天。”

“……”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很快恢复了平时的语气,“嗯,这样啊。”

 

可能是因为前一天的庆功宴太过疲惫,加之喻文州整日里作为队长也着实付出了更多的精力,所以这次在飞机上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主动地挑起话题和周泽楷讨论,不过周泽楷本来也是一个不怎么爱说话的主,虽然他想听喻文州讲话,尤其喻文州讲话时温润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沙哑却又深沉的极其性感,这让周泽楷极其迷恋,但他也愿意这样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起,或者说,其实只要呆在自己身边的是这个人就好了。

 

喻文州很快就靠在窗户边睡着了,周泽楷发现后小心翼翼的看了那眉眼很久,他一直觉得这个人包裹起来了他最真实的部分,但自己却好像有幸被允许更多的了解了他的内心深处。周泽楷直觉的认为这不是错觉,是喻文州确实在茫茫无数看起来差不多的朋友中,把他挑出来放在了一个更近的位置。他热切的期待那是个禁区里的位置,却显然在这个时刻不那么自信起来。

陷入暗恋中的人,总是会不由自主的从对方的一言一行里试图肯定对方对自己也是有感情的,却又会无限自卑,觉得或许自己并不可能就刚好是那个幸运儿。

即便是场上所向披靡场下只做不说的枪王也没能例外。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的睡颜,克制住了脑海里闪过的不合时宜的冲动,最终只是轻轻地让喻文州靠在自己的肩上,在不吵醒他的基础上给他换了一个睡觉会比较舒服的姿势。

不过他还是没忍住去覆住了那双和自己很是相似的修长漂亮的手,但轻轻地摩挲了下就立即拿开了,随后他感觉到喻文州似乎皱了皱眉头。

 

有些做贼心虚,周泽楷余光瞟了下周围后,试图确认喻文州没有醒,悄悄地喊了句“前辈?”

看到对方隔了一段时间依然没有回应,他渐渐安心,并想着到了B市后继续的庆功宴,要不要表达出来他的感情,喻文州会不会也这样喜欢着他,会不会他们就这样开始了并肩前进的旅程。

然而,当周泽楷刚刚闭上眼也打算小憩一下的时候,他听到一声无奈的轻叹。

 

“周泽楷,停下来吧。”


不是“周队”,更不是“小周”。

喻文州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离开周泽楷的肩膀。

他立刻便感受到突然之间身靠着的这副坚强的身躯传来鼓噪的心跳声,而后刚才还在轻轻抚摸自己的那双手毫无犹疑、强势的覆了上来,紧紧地、倔强地握住了自己的,像在传达着什么不可摧毁的信念一样。

 

下了飞机后大家就匆匆赶去记者会的现场。

问题也基本都是围绕着领队叶修和队长喻文州进行,就算问其他选手,记者们也清醒的明白,找周泽楷提问那完全是自虐,要知道,这里可没有江波涛。

所以周泽楷继续在下了飞机之后就两相无语的思绪中久久徘徊。

 

还没等自己说什么,就已经被对方喊停。

以为掩饰的不露痕迹,却还是被对方玲珑心思戳破。

喻文州大概是给过了他无数次可以退却的机会,却在判断出他终究会有进一步行动的时候给了他最直白的拒绝。

干净利落的一点也不像那个手残的术士。

却又像极了那个寻找机会隐忍爆发的术士。

 

可周泽楷想起那个在飞机上卸下一切防备武装沉沉睡着的喻文州,那个不再迂回委婉直接拒绝自己的喻文州,便觉得史无前例的真实,真实的让他觉得很心疼。

就算这种真实是对自己的残忍,周泽楷也相信那是自己喜欢的这个喻文州的一部分,也是理所当然该被自己包容和担待的。

想到这里,他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那么最后,周队对喻队作为国家队长又有怎样的评价呢?”

周泽楷刚从思绪里走出,就碰到了问自己的问题。

罕见的,他没有思索,直接给出了干净利落的答案。

“非他不可。”


喻文州显然为这个答案惊了一下,正要解释点什么却又感觉自己来说并不合适,而台下此刻已然炸成一锅,有记者已经跃跃欲试的追问,“虽然喻队非常优秀,但周队的意思是其他人都没有资格做队长吗?”

但周泽楷并不想用这句双关式回答平白无故的给喻文州拉仇恨,所以他第一次在媒体面前解释了自己的意思,“都很好,他最适合。”

会场这才彻底安静下来,只有读出其中意味的喻文州停顿良久才从身侧这个人身上移开了目光。

 

难道喻文州是想把这份关系保鲜到如同最开始时一样的状态吗?

这太天真了,天真的不像喻文州会做的事情。

他所说的“停下来”,而不是更决绝的话语,究竟是同情不忍还是对自己抱有同样的感情?可无论是哪种,飞机上没有移开的依靠,没有挣脱的手掌……这些多余的令人遐想的纵容,同样也一点不像理智的喻文州会做的事情,他应该更不留余地才对。

他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庆功宴中,周泽楷心烦意乱的走向洗手间。

 

他在门口就看到了心心念念的身影,喻文州,靠在墙上,吸烟。

周泽楷当时脑子就嗡的一声炸开了,他记得清清楚楚,刚认识喻文州时他说他不习惯烟味的。

喻文州看见他走过来,就像当初自己做的那样,只是周泽楷没有给出任何征求同意的眼神,而是直接掐掉了他手里的烟。

喻文州没有说话。

他知道此时此刻周泽楷想要说的话,自己根本拦不住。

 

“我明白你的决定”,周泽楷看着眼前人明显不适应烟似的皱着眉,拿烟的姿势也极其别扭,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喻文州如此卸下武装甚至带了些狼狈,却丝毫不想掩饰的样子。

有些他想问的答案其实已经呼之欲出。

他不再去试图追问为什么,也不再带着每次和喻文州讲话时的那点羞赧,“但我还是要正式说出来。”

喻文州眨了下眼,靠在墙上的背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坚挺了。


“我的确喜欢你。”周泽楷加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的确”,那直面自己情感已在对方面前暴露无遗的勇气让喻文州下意识的闪躲了和他的对视。

喻文州目光移到对面的镜子上,看着模糊不清的彻底松下身体的自己,和旁边站的笔直的周泽楷的身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既然不可以,我会如你所愿。”

和你做朋友,做好朋友,做你想保持的那种状态的之前的我们。

“别总是为难自己。”

喻文州猛地转过头,这一次却只看到了那个人的背影。

 

而后的两个人说来也是走上了一条诡异的道路,明明心里面都搁置着一段难以直面的感情,却偏偏幼稚的要搞得让全世界知道我们两个关系超铁丝毫不尴尬的模样。在接下来直到周泽楷退役之前的日子里,他们来往密切的更不像话。像是挑衅,又像是不甘,周泽楷总会极其积极的联络着喻文州,比如对方来S市便主动当全职导游,360度无死角一条龙服务,拒绝都拒不掉,一个电话打过去,喻文州一听就是“我在你们酒店楼下”,不得不无奈的跑下楼迎接他,比如比赛场上见面明明说不出太多别的话却非要装作很自然而然的样子去主动攀谈,而喻文州呢,也居然被带的执拗了起来,对方既然这样,那他就更要亲切自然毫无漏洞。

甚至两个人都多次互相到过对方的家里做客,搞得双方父母差点翻出家谱求证——这个儿子嘴里说很厉害、见了面又觉得“小伙子真不错啊”的职业选手是不是真的是自家远房亲戚。

 

周泽楷也就是在这段不可理喻的频繁交集中默默记住了所有关于喻文州的一切。

越走近越发现对方其实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理想完美又高不可攀,可那些出人意表的、平实无奇的另一面却被他更加的珍惜起来。

这大概就是爱上一个人最最真实而坚固的心情吧。


他再没有谈及任何有关感情的事。

只是喻文州更加清晰的感觉到周泽楷眼里压不住的满满爱意。

他说着友情的话,做着爱情的事,偏偏一句“你是我好朋友”堵得喻文州什么也说不出来。

也许那天庆功宴上倔强执着的表白,是周泽楷为这段他接受了的喻文州亲手斩断的感情画下的最不甘心的句号。

 

因而,在那个全联盟都以为他们两个已经熟的快能煮鸡蛋的时光里,只有他们知道,那正是彼此感情最崎岖、最绝望、最备受折磨的岁月。

 

周泽楷退役后,最终还是进入了演艺圈。

其实这是他之前最无意的领域,喻文州也曾经表示过不赞成,因为周泽楷的性格在这样的圈子里,他真的觉得有些担心,但他也没有什么过多的立场去担心。

可周泽楷就像赌气似的的签了G市的一家公司,当起了艺人。

而喻文州本也无意于接任联盟主席的位置,却在周泽楷来到G市没多久,他就接受了联盟的邀请一溜烟儿跑到B市去了。

直到此时此刻,周泽楷都已经从外界传言的花瓶进阶到了实力派演员了,他们才见了彼此退役后的第一面。

 

周泽楷听了喻文州直白的问话居然笑了出来。

可能换了其他人会说,“你对自己还真是有自信啊。”

偏偏他是个在感情上异常表里如一的人,而且毕竟,喻文州说的就是事实。

他毫不介意对方直接说破真相。

他腼腆的蹭了蹭鼻子后郑重的朝着喻文州点了点头,坦然的肯定了对方这个根本就是陈述语气的“猜想”。

 

这个害羞的表情顿时让喻文州百感交集,他仿佛看到了曾经这个荣耀第一人场上的强势凌厉和场下的内向沉默,他仿佛回到了联盟那个蓝雨轮回微草霸图兴欣几个强队纠缠不休鸡飞狗跳的年代,回到了最开始他发现周泽楷喜欢他,而他也惊觉自己同样动了心的岁月。


震惊,欣喜,犹豫,放弃。

当年的喻文州不能免俗的想得很多,他还有蓝雨的未来,他不能确定这段感情是不是冲动,又能坚持多久,他不想自己,也不想周泽楷面对外界的诘难。

可一向在感情上理性的自己,意外的优柔寡断了起来,无法快刀斩乱麻的伤害对方到让他放弃,甚至还同对方在时间长河里进行了一场幼稚的情感博弈。


从前喻文州一直觉得,他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在彼此没有太多压力的时候,恐怕双方早已不再能够等待和坚持。

甚至怀疑即便仍旧等待,也不外乎是求而不得的执念,那些年少时单纯而炽热的情感,或许早被消耗殆尽。

 

而如今,面对这样一个明明已经成为浑身是戏的演员偏偏还对他依旧一片坦诚的周泽楷,喻文州一眼便看出来了一切都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悲观。

面前这个男人,分明在漫漫岁月里不求索取的隐藏并倾注着对他最真诚的爱恋,固执的等待着这个他早就看出同样爱着他却没能直面感情的自己。

只为一个对的时间。

 

“那麻烦周大影帝在这等等了”,喻文州带了点笑意,他看向墙上的钟,“我还要再办一个小时的公,晚上请你吃饭。”

“好。”周泽楷也笑了,只是在喻文州起身的一瞬间,他拉住了喻文州的手,塞给了他一个金属质地的环形物体,而喻文州显然早有预料并没有惊讶。

 

“喻文州。”

这是周泽楷第一次称呼喻文州全名,带了点不符合如今年龄的忐忑,却又在眉眼间攀附着这些年来面对喻文州最把握的自信,“这是我最后一次告白。”

“你在威胁我?”喻文州回过头,笑着挑了下眉。

 

周泽楷只是低头笑着,拉过喻文州的手轻轻地给他戴上戒指,刚好合适。

喻文州略带惊讶,“你知道我的尺码?”

“毕竟我们相爱那么多年。”周泽楷轻描淡写。

“口气不小啊枪王大大。”

 

两只戴了戒指的手交握在一起,喻文州拉近了和周泽楷的距离,轻轻的吻了下他的眼睛。

那是很多年前苏黎世飞往B市的班机上,喻文州所知道的,周泽楷想要却没能完成的事情。

 

——如果横在我们之间的阻碍不是你不爱我,我会等待最正确的时间用最好的自己拥抱你。


<<<<

FIN.

渴求爱的评论_(:з」∠)_

评论(22)
热度(163)
  1. 小弦独木舟 转载了此文字

© 独木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