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舟

独慕周

【周喻】余生请你指教

*和之前的《当温柔遇上温柔》有点关系,不过不看完全不影响。


*上一篇算是周视角,这一篇算是喻视角,出现的其他任何人物都只是好朋友


*我其实挺喜欢小周和沐橙因商业合作而成为私下很熟的朋友这种设定的,很好玩,所以这次写的多了一点


*完全是一个没有大纲的人在想什么写什么的脱缰产物


————————————————————


除夕夜,电视里正在直播今年春晚,惯例bbtv-13进行同步的明星直播间采访。

 

在这个电竞发展越来越火热的国度,荣耀作为最知名的游戏,已经达到了每年春晚会邀请职业选手参加的程度。不过也可想而知,邀请最多的还是广告商最心水的两个宠儿,颜值担当,周泽楷和苏沐橙。

 

当然了大家也都习惯了,但逢这两个人同框,那必定是会被大肆炒作一番的,金童玉女这种戏码放在哪里对八卦者而言都十分受用,今年的主持人自然也扯到了这个话题,想借机再作势一波。

 

主持人拉着苏沐橙说了很久之后,话锋一转,试图挑战沉默寡言的周泽楷:「说起来周队这些年也同样上了很多次我们春晚啊,今年和苏队一起唱歌,一如既往让人觉得特别郎才女貌呢。」

周泽楷本来对着桌子上的吉祥物公仔在发呆,听到话题转到自己这边,很礼貌的笑了一下,「谢谢。」

 

主持人:「周队的家里人知道苏队吗?」

周泽楷:「当然。」

主持人:「你和他们怎么评价苏队呢?」

周泽楷:「很漂亮,也很厉害。」

主持人:「今年春晚又在一起合作,加上平时的各种广告,你们两个人私下接触其实很多吧?」

周泽楷:「呃……工作上多。」

主持人:「平时广告或者节目收工之后会约去吃饭之类的吗,或者比如……今天直播间结束后?」

周泽楷:「偶尔会,今天不会。」

苏沐橙:「一起拍广告时,如果我们两个接下来都没什么急事,又饿的要死要活,就会约着一起去附近吃点什么,小周是个特别有风度的人,和他在一起讲话做事都很舒服。不过可能让大家失望了,除了工作以外,我们两个很少联系,毕竟都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比如一会小周可能也有亲人朋友在等他回去跨年,我这边也是要赶回h市团圆呢。是吧,小周同学~」

周泽楷很感谢苏沐橙的救场,飞快接了句「对」。

顿了顿却又说,「很重要的人。」

 

本来因为卖不起这对cp正在绝望的主持人,听到周泽楷这句话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知识点啊!知识点!枪王什么时候会接话了!而且还是谈自己一直讳莫如深的感情问题!

 

主持人:「周队这……信息量有点大啊,那么这个重要的人是个怎样的人呢?」

周泽楷:「温柔、理智……很有自己的主张,特别上进努力。」

周泽楷:「太多啦,说不完。」

本来就虎躯一震的主持人听周泽楷又讲了这么多,惊讶的跟个八百斤的土拨鼠似的,内心疯狂os什么神仙能让这位祖宗说这么多话?wodema还夸成这样?就连旁边坐着的苏沐橙闻言都有些难掩错愕的神情。

 

主持人:「啊……听起来是一位成熟又有个性的优秀女性呢!」

周泽楷不禁轻笑起来,眉间眼上带了些化不开的浓重爱意,他揪了两下桌面上吉祥物的耳朵,含糊应道,「嗯。」

主持人:「除夕这样一个本该快乐的日子,在今年却让无数少女突然失恋,你们的男神有主了……在此先代表bbtv向各位枪王迷妹们发去慰问,哈哈。那么,直播的最后,周队祝福一下身边的苏队,还有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吧?」

多年的打磨,周泽楷早就于这种场合有了无伤大雅而游刃有余的应对能力,为了节目效果,他望向苏沐橙:「祝前辈早日找到另一半?」

苏沐橙很配合的做了一个扎心的动作,笑道,「哈哈,看来你和你另一半学的很心脏嘛?」

周泽楷瞬间超怂,双手投降状,「抱歉,玩笑」,而后面向镜头,他郑重认真的说,「祝大家万事如意。」

主持人:「周队,对你的那个她也说点什么?这时候她应该也在电视机前吧。」

几秒钟的停滞后,周泽楷对着镜头牵起一个极其柔和的笑容。

他说,「等我回家。」

 



夜雨声烦:队长你看直播间了吗周泽楷刚才说的是你吧,温柔努力理智有想法记不清了总之大概是这些个意思吧,我听到了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索克萨尔:这样的人很多啊。

夜雨声烦:是很多,但是周泽楷嘴里的这样的人还能是谁!话说今年大年三十你在哪呢。我记得叔叔阿姨不是去国外出差了吗自己一个人多没意思,本来以为你会来找我或者阿轩,但是阿轩又说你没去。所以你在哪里啊?

索克萨尔:我在家啊。

夜雨声烦: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少,你传染他心脏,难不成他又传染你讲话少啊?等等不对,信息量有点大,我是想说刚才周泽楷还说让那个人等他回家??所以你在他家?

索克萨尔:是啊。少天你没问问题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吧,故意这么铺垫一下,说吧,找我想问什么?

夜雨声烦:哎呀这不是显得自己有理有据一些嘛,而且今天晚上我这也没什么事可以做,本来想上游戏结果家里非让我带几个熊孩子我这才歇歇喘几口气,一抬头就看见他在电视里深情表白,真当别人听不出来他说的是谁呢。话说回来,队长我八卦一下,他说他喜欢你这些那些我都能理解,你喜欢他什么我还真的没太get到,感觉他也不是你一直以来钟意的理想型吧,难道你是重度颜控?

索克萨尔:这个问题,我想我可能也不是他曾经认为的理想型吧。有时候很多我们自己设定的所谓条条框框,在缘分面前其实都会变得不堪一击。

夜雨声烦:所以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啊?

索克萨尔:少天,你有什么潜台词可以直接说。

夜雨声烦:好吧其实就是看了刚才的直播有些诧异。一直以来你们的事都是对外界守口如瓶的,周泽楷毕竟也不是那种不经大脑做事的人,会突然在公开场合上提起自己有另一半,应该是你们之间私下有商量过逐步铺垫,再公开恋情的吧?也就是说,在不久的将来你们就要公开出柜了?

索克萨尔: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夜雨声烦:所以我才有些担心你啊,虽然你的性格我知道一定会把时机方式方法总之是所有一切都想周全了才会去做这样重大的事,但站在朋友的角度还是很替你担心……

索克萨尔:我明白你的意思,前段时间江波涛来我们这边也是问了小周类似的问题,想要确定他究竟是不是一时冲动并做好了准备。虽然我不知道当时他们之间具体说了些什么,但我想对待这件事的态度,我和他应该是差不多的。

索克萨尔:我喜欢他什么,可能也不是你们大家以为的那些层面,帅也好,强势也罢,或者说很乖很柔和,这些都是,也都不是,因为单说某一点,都不是完整的他。n见钟情的心动是有的,是一个契机,但我这种人你也是知道的,对感情的要求太有自己的主张和标准,能够长久维持下来这样热烈的情感,或者说让我可以冲破我所给自己画出的方圆与规矩,是因为他总是能让我看到意想不到的一面,总带给我无限的惊喜。

索克萨尔:归根到底是因为这是一个迷人的人,他之所以让我喜欢不是因为他是什么类型的人,而是因为他是他。

夜雨声烦:说出你的故事……

 

索克萨尔:世邀赛回来后我们几个战队的队长被邀去雪乡那边拍了一套片子你还记得吗?

夜雨声烦:哦哦哦我记得,当时我还很想去呢,可惜都不带副队玩【不行我受不了这委屈.jpg】

索克萨尔:【周泽楷式摸头.jpg】那时候连续拍两天片大家都很累了,毕竟除了小周以外我们这些人都算不上得心应手,ng许多次,收工之后就累到洗洗涮涮第二天继续拍摄。后来上面批准说可以在那边玩一天,你知道我一直很怕冷,到了第三天感冒有些严重,就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去。回房间没多久的时间,门铃就响了,我过去开门发现是小周。

夜雨声烦:你表情包有毒啊!!!

夜雨声烦:所以他为了照顾你留下来了?

索克萨尔:嗯。当时他对我很腼腆的笑了一下,举起买药的袋子在我眼前晃了晃,说,「来看看前辈。」

夜雨声烦:所以是在病痛之中脆弱的你感受到了他的温暖,从而痴心错付以身相许?

索克萨尔:按你这逻辑,以我照顾你的次数你都爱上我十万八千次并死去活来了。

夜雨声烦:对啊!!我爱你你却爱着他啊,难过!!

索克萨尔:别闹。我那时是很意外,也很感动,吃了他叫的外卖后又吃了药,很快睡着了。让他回去自己房间他就是不同意,一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等我醒来睁开眼就看到他看着我,那个神情的内容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期。

夜雨声烦:我知道了,满满爱意是吧。【邓布利多摇头.gif】

 

索克萨尔:睡醒之后精神了不少,毕竟小周也没怎么太见过雪,难得来这么远一次,因为照顾我却没能出去玩,感觉很过意不去,就跟他讲一起去那边一个景点逛逛,但是他觉得太远比较担心我身体,坚持不同意。后来协商的结果就是我们在酒店旁边的公园转了转。

夜雨声烦:搜噶,然后呢?

索克萨尔:我们一路聊了很多荣耀的事情,谈到遗憾时,周泽楷给我的印象很深。他突然转过身站定面对着我,说他特别遗憾没能够三连冠,但是下个、下下个冠军他都一定要势在必得。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面对的是我,所以他没有像以前那样在人前收着说,而是带了些很不一样的张扬。那种突如其来的锐气和攻击性我很难和你描述,我第一次清楚感知到一个温柔的灵魂里爆发出不由分说的强硬的眩目感,就像太阳一样,这种矛盾让我觉得特别迷人。

夜雨声烦:我的亲队长啊,你就这么被迷住了?都不反驳一句吗!冠军是蓝雨的啊!!!

索克萨尔:稍安勿躁。我说,我对你的理想表示钦佩,但对未来冠军的归属有不同的见解。

夜雨声烦:这才对嘛!!话说回来,他这一点跟你很像。

索克萨尔:嗯?

夜雨声烦:就是温和而强硬吧,你们这方面是真的很像,所以有时候会觉得,你们太过相似的话在一起会不会矛盾太多,因为都太有自己的主张了。

索克萨尔:嗯,你这么说也有一定道理,这方面细细想来是有些相像。但感情珍贵之处其实也正在这里——明知相似会带来的矛盾而换以欣赏和追逐的眼光看待、或试图规避性格冲撞、甚至是冲撞产生后能愿意选择宽容彼此的这种心情。不过,我们不同的地方可能还是更多些吧,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他很直球。

夜雨声烦:是是是,他是直球了,所以你弯了。

 

屏幕前的喻文州看到这句话,淡淡的笑了起来。

 

喻文州仍记得当时周泽楷给自己的连环震撼。

他在这个雪夜里收到了青年最赤诚的体贴与关心,看到了他光芒四射的理想与信念,感受到了那无与伦比的自信与强大,还有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承载的、想要克制却尽数倾泻的、对他的感情。

他无从得知在与自己相交不多的命运轨迹中,周泽楷为何如此钟情于他,这些以后他或许会知晓,又或许并不会过于在意,但此时此刻对方本能的一举一动所透露出的深重爱意都骗不了人。

 

他与自己那么相像,固执的坚持,强大的执着,又是那么不同,热烈的将喻文州那冷淡的温和燃烧起来,整个雪夜都布满他纯粹而耀眼的颜色。

他看着周泽楷摘下围巾,小心翼翼而专注的将它围在自己的脖颈之上,直到他的鼻尖充斥的全是他清新的气息。

 

空荡的庭院里,喻文州认真的看着对方这一串动作结束,却没有阻止。

他觉得必须要端正的面对对方坦荡真挚的青睐。

他看着周泽楷的眼睛,听到自己轻轻的问。

「你喜欢我?」

 

面前高了一点点的周泽楷闻言霎时间笑的有一丝局促,更多的却是如释重负。

他们身处的凉亭前方没有台阶,积雪不辨深浅,现在只有两条路,踩着浅浅积雪的大路原路返回,或是踏着未知落雪多少的小径继续向前。

周泽楷利落的向前跳了下去,积雪却已经到了他膝盖的位置。

 

没什么大不了,选择权交给你,心脏交给你,全部都给你。

周泽楷想。

他转过身朝喻文州伸出手,「我可以追你吗?」

 

直到喻文州拉着他的手也跳了下去,一句「我很期待」在周泽楷耳边轰然炸开,那时喻文州看到夕阳的金色都变成了这个帅气青年最壮阔的背景。

 

 



周泽楷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要凌晨1点,轻声开门后发现喻文州果然在沙发上睡着了。走近看到他手里还握着一本摊开的菜谱,周泽楷回头望向厨房,果然是放着几盘卖相很是一般的家常菜,毕竟喻文州在做饭这件事上真的可以说是毁天灭地式的毫无天分。

周泽楷的心间却是幸福满溢,他亲了亲对方眼帘,悄声说了句,「新年快乐。」

刚想去拿毯子给喻文州盖上,手腕却被一把拽住,喻文州直接把他带到了扣住自己的位置,他身子轻轻抬起,吻上了周泽楷因为奔波而略有干燥的嘴唇,「新年快乐。」

 

落地窗外烟花绚烂在夜空,周泽楷浅浅笑着,「许个愿?」

喻文州想到刚才电视里周泽楷被问到的问题,打趣道,「嗯,新的一年,希望能成为周队长喜欢的人?」

「你本来就是」,周泽楷掀开喻文州掖着的衬衫一角,修长的手指在其腰间反复摩挲,「换一个?」

双手环住对方的肩膀,喻文州喉咙间滑出一声疑问,「嗯?」

 

「比如……成为我的人。」

「那就,请多指教。」

喻文州将周泽楷的重量彻底压在自己身上,回应道。


fin.

评论(2)
热度(124)

© 独木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