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舟

独慕周

【周喻】当温柔遇上温柔


*好久没搞周喻了,就想苏一苏他俩///




周泽楷和喻文州刚刚在一起的当天,俩人窝在周泽楷的公寓里面打游戏。毕竟刚刚互通心意,周泽楷还处在内心十分雀跃的状态,手里操作着小号是真的,但纯粹是在游戏里瞎溜达,思绪正在神游天外。过会儿,他干脆退出游戏,嘴里嚼着刚刚送到的鸡翅,思索着如何开口。

 

喻文州随之也退了游戏,转过头看着对方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问他,怎么了,是想说什么不好意思开口吗。

换个其他人,此情此景此时机必然以为周泽楷是想嘿咻嘿咻不好意思说,但喻文州不这么想,他知道在很多事情上这个后辈是不像台前或人前那样看起来羞涩内敛的,周泽楷往往对执着的事情都有种不顾一切的气势,而这种强势更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所以,如果是想做/爱,周泽楷的表达方式一定是直接把他按倒,最多之前在耳边呢喃撒娇问声「可以吗」,但显然这也不会是请求,更多的是一种通知。

因此,喻文州猜想,周泽楷一定是在纠结什么怕影响他喻文州的细小事件了。

 

周泽楷此时侧过身,微微前倾,探寻的口气问道,「告诉江波涛,可以吗?」

喻文州顿时忍俊不禁,「就是要说这个?」

对方郑重点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怕你困扰。」

然后就直直的看着他。

 

这种心情喻文州是非常理解的,江波涛毕竟是周泽楷难得走得很近的朋友,自己谈了恋爱,想要告知一个亲密好友,无论是从分享心情还是多一个知情人多一条方便路的角度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只不过无论是他还是小心翼翼问话的周泽楷,都明白,比起喻文州答不答应这件事本身,周泽楷更在意的是这个回答背后体现出的喻文州对这段感情的态度。喻文州想到这里,不由得起了点坏心眼,想逗逗这个小自己一岁又偶尔笨拙的大孩子。

「可以是可以,不过……」

 

对于喻文州偶尔的小恶劣,周泽楷其实已经有所了解,但这样的时刻难免还是会十分焦灼,真的很怕喻文州说出什么否定的话语,可喻文州只是把他手中啃了一口的鸡翅拿过来咬了一下,带着笑意慢悠悠的说,「不过我觉得,你的副队可能比你自己都更早清楚你喜欢我。」

 

周泽楷一愣后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没听到确切的正面答复于是他又进一步确定了一下,「真的可以?」

喻文州把鸡翅丢进垃圾桶,使坏心情又起,就着自己油油的嘴唇过去蹭了蹭周泽楷的嘴唇,看到周泽楷也和自己同样油光锃亮了,才满意的轻咬了一口对方的唇瓣,四目相对。

「对我没信心?」

周泽楷在交织的呼吸里努力的摇摇头,他把对方用力的揉进自己的怀抱中,吮吸了喻文州的耳垂缠绵许久才吞吐出一句轻柔的「谢谢」。

 

要说周泽楷久负盛名的行动力也不是盖的,反正是夏休期间,大家都有空,于是第二天他一个电话就把江波涛约来公寓准备循序渐进的告知好友他和喻文州处对象了。

 

江波涛一进玄关就听周泽楷说喻文州亲自下厨给他做饭三个人一会儿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畅谈人生,不免惊奇不已,但显然此时作为轮回吃货团的骨干成员,江波涛的重点完全不在「叫我过来作甚」上,他期待的对着厨房探头探脑,和喻文州交换了礼貌的问好后,搓手手悄悄的问周泽楷:「喻队难不成真像外面迷妹们说的那种人设?居家好男人,苏到做饭捕捉另一半的胃那种?」

周泽楷心想等下???你这步骤是不是哪里不对?我还没说我俩处对象了呢??「另一半」这个措辞是什么情况?

但多年默契让他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呃……做饭不如我。」

 

江波涛瞬间觉得人设崩塌,自己此行凶险无比。

「不如你??卧槽,你是觉得我知情太多想要灭口吗!」

周泽楷十分无辜,脸上分明写着「我厨艺有那么差吗」几个大字。

「你不去帮忙?」

「他让我和你多聊聊。」

「……哦。」

 

不过调侃归调侃,帮着周泽楷摆完餐具之后,江波涛坐下来,「我知道你这次来叫我是什么事,你现在一定也知道我知道了,你也知道我无论如何都是支持你的决定的。」

虽然很绕,但是周泽楷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你别这样看着我啊,其实吧我此行是身负重任,有一个事情大家一直都很好奇,华哥今天知道我来你这里,特意嘱咐我问你一个问题,以解决大家多年的疑惑。」

 

???什么情况,敢情全队早都知道他喜欢喻文州了?

 

江波涛看得出周泽楷腹诽什么,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拉起周泽楷的手放在自己膝盖上,如长辈般凝重的轻拍了几下。

「小周,这也不是谁嘴巴不严在外面乱讲话,但是你的感情流露的太明显,也许当局者迷吧,所以你自己一直以为大家都没有看出来……但据我猜测,不仅仅是我们队,怕是蓝雨那些人也看出个七七八八了。再说喻队,以他的性格,如果周围的人都已有了这样的猜测,他对你没有意思的话是一定会用各种委婉的方式切断你们之间的联系,最起码也要保持一定距离,让误解消失,这才是他会有的做法,他却并没有去控制这个局面。所以我一直都有预感,你们在一起是早晚的事。」

「……」

「那么小周,华哥让我问你」,江波涛正襟危坐,「你喜欢喻队什么呢?」

 

你们是有多无聊???如果此时周泽楷可以在头顶刷弹幕,估计他能化身黄少天刷个一屏。不过吐槽归吐槽,周泽楷自己也明白这是朋友们以一种最轻松的方式来帮助他确定,自己对这段感情是足够认真的。

 

「喜欢他什么?」

大多数人的回答都会是,喜欢就是喜欢,能很清楚的说出喜欢一个人的一二三种理由,那还能叫做喜欢了吗?

周泽楷不是情感达人,无法下定义判断这个说法究竟是不是就是对的,但于他个人而言,他可以在每一个事件中具体的感知喻文州有多好,却从未去总结,这件事那件事分别表现了喻文州哪样的好,可这些林林总总一起经历过的,最终都确切无疑的形成了一个结果,他喜欢眼前这个人。不过,周泽楷显然在思考中搜寻到了他所能意识到的、喻文州开始变得在他心中不同于他人的那个事件,在此之前,二人也仅仅只是点头之交,周泽楷完全不会去想主动的对其投入关注。当时算不算动心他也说不清,但这件事让喻文州彻底进入了周泽楷的视线,而一切随之而生的爱慕也正由此开始。

 

随后江波涛听到了一个很朴实无华甚至都没周泽楷啥戏份的故事。

 

事情追溯到当年国家队回京,一行人员赶去一家酒店进行聚餐,恰好喻文州、周泽楷和楚云秀同一辆车,到了酒店大门后楚云秀风风火火走在前面,正要进去时感觉身后两个人似乎停下了脚步。她疑惑的回头,却见喻文州对周泽楷耳语什么,周泽楷对这样突然的亲昵举动明显有些意外——显然楚云秀也是知道这两个人没什么私交,她和此时的周泽楷一样是亿脸懵逼的,只不过周泽楷此时特别局促。听了喻文州几句话后,周泽楷装作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楚云秀,点点头表示了然。换成是其他人,楚云秀肯定立刻就质问你们搞什么幺蛾子了,但是喻文州,稳重得体著称,周泽楷,沉默安静著称,而且这俩人还tm根本不熟,怎么也不可能聚在一起沆瀣一气啊?楚云秀一时也就只能莫名其妙的等他俩耳语结束。

 

喻文州转身看了看四周,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周泽楷这时候走在她身边,她便把注意力从喻文州集中在了周泽楷身上。俊朗的青年想了想,才憋出来一句,「前辈,有个事情……」

与此同时,楚云秀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人碰了她的小腿,她立刻警觉的回头正要质问,才发现地上躺着一只超大型、她也并判断不出来名字的虫子。这才反应过来,因为自己穿了黑丝,便也没有感觉到腿上附着其他生物,喻文州考虑到直接跟她讲事实也许她会害怕,所以让周泽楷先过去转移注意力,他再从旁边寻找到一根枯树枝,迅速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打落了虫子。

想说谢谢时喻文州已经带着趴在树枝上的虫子走向公共垃圾箱了,她转身先对周泽楷说了句谢谢,然后感慨,「喻文州真温柔啊。」

周泽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望向喻文州的背影。

他还记得当时他想,是啊,骨子里的温柔。

 

后来在酒桌上,大家闲谈之际,埋头苦吃的周泽楷冷不丁问身旁的喻文州,「前辈,很多女孩子喜欢吧?」

喻文州观察到周泽楷似乎很喜欢吃小龙虾,此时正拿起两人中间的一双公用筷子给他添菜,闻言顿了一下才想起对方可能在说刚才和楚云秀的事情,他把小龙虾轻轻放在周泽楷的餐盘里,右手夹着筷子拖着腮微微侧头,温和又带点调侃的语气,「显然不如小周多」。

周泽楷抬头,几秒而又漫长的对视后,他只是转过头盯着盘子,然后摇了摇头,表示喻文州太谦虚了。

 

喻文州对谁都温柔,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他在全联盟的人缘都非常好。而如果论温柔,周泽楷也不会输给喻文州,但周泽楷自己明白,他的温柔界限分明,他可以对所爱的人、无论是爱人亲人还是朋友倾其温柔,但他并不擅于温柔。

喻文州则不同,他好像对任何人都是没有差别的,当你想要诟病他是圆滑时,稍作接触就会明白,他的作为不是刻意,是一个人真诚的习惯与修养。

其实在情感上,对周泽楷温柔的人——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绝对是不胜枚举,他也不至于因为对方对自己的一点关照就有了别样的情感。但缘分往往就是开始的这么鬼使神差,周泽楷话虽说的少,心思却异常通透,所以才会在一个喻文州温柔指向对象不是自己的事件中给予了对对方为人的判断,在还没化解耳边的温热时,又立刻经历了男人真正指向自己的温柔,这段关注就这样因好奇和征服欲脱离轨道的蔓延开来。

 

「爱」源于「喜欢」,「喜欢」则更多的体现为索取,这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因这世上的确也难有绝对的纯粹。周泽楷承认最开始对喻文州的关注显得十分不按常理出牌,后来的想要拥有也显得有些偏执,但值得你爱的人在岁月里的沉淀中总会让你明白,他对你所产生的吸引实是命中注定,而非阴差阳错。喜欢在无声无息之间变成了爱,所有你想要从他那里获得的温柔,最后都变成了「我想给你我所有的温柔」。

比你给我的,更多,更多。

 

江波涛听完周泽楷的话没有再说什么,哪怕他很想吐槽正常的剧情不应该是喻文州和楚云秀在一起了吗。

其实他并不需要周泽楷的言语说明,只从眼神里就能清楚自己这个朋友内心的清醒与执着的爱意。他拿起茶几上喻文州给他们的椰汁喝了一口,想起之前瞟到冰箱里塞了很多瓶,「常陪喻队喝这个?」

「嗯,他喜欢。」

 

江波涛看向周泽楷,他知道他从不喝椰汁。

这个变化显得太平凡了吗?

江波涛不会这样认为。任何的爱意都是从小处积累,没有小的改变,又遑论大的付出呢。因着「喜欢」,他的队长曾用孩子气逗年长的心上人开心;而为了「爱」,他又收起自己的那点孩子气,只为能让爱人更轻松安心。


「我很开心。」良久,周泽楷说。

 

当温柔遇上温柔。

我以我泾渭分明的温柔回报你给予我的,最不同的温柔。


——————————

除了流水账我还会什么!我想开车(。


评论(12)
热度(343)

© 独木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