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舟

独慕周

谈谈全职同人。

人心总是越发复杂,或者说也是太闲,以为自己见过的太多,就总想去定义他人的一言一行,又或者,反正在外面本人也不会知道,那我装出一副言之凿凿有第一手信息的模样混淆视听,也是很有腔调的。

但被讲的人永远是无辜的,他们往往什么都没有做就要被一遍一遍车轱辘的带着出场,他们只是安安静静的做自己喜欢的事,分享给喜欢这些东西的朋友们而已。

我常劝容易被聚众恶意攻击所伤害的朋友们,不要在意那些虚无缥缈的指责,人总有个坏毛病,一群爱你的人站在你身后,你看不到,几个跳到你眼前的疯子,反而能对你的心情随意的指手画脚。一些很小的地方,会制造出很大的假象,总是着眼这些东西,就难免因小失大了。当然前提是「无」,如果「有」,则改之。

当然人也贵在要清醒,今天爱你的也许明天比任何人骂你都不留情面,也许因为你拆你逆,也许因为你不经意的一句话,又也许是因为捕风捉影,没什么东西是真的永恒,但你有相对的永恒。在你并无错漏的前提下(当然拆逆并非错漏),你身边的那些理智支撑,就是相对的永恒。

很感谢我有过多次如上相对永恒的经历,曾经最刻骨铭心的雪中送炭是他们,之后的锦上添花也是他们,总是不经意之间治愈你,温暖你,救赎你。

在这个虚拟的网络,看不见对方,不知姓名身份,所以恶意才会滋长的肆无忌惮。对纸片人的爱也会复杂的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撕咖位、鉴粉籍、人参角色,令人咂舌的行径不胜枚举,你的一言一行都被定义为目的不纯,太多簇拥和友谊也都不堪一击。
如果没有经历低谷危难时理智的善意,你根本坚持不到做出好的东西回报善意对你的那些人的那一天。

同人是什么?粗暴而庸俗的讲,就是爱与钱。二者结合有人买单,是你的能耐;只有后者也是一种心态,没有人有权利指手画脚,那是别人愿打愿挨的事情,但显然这样的繁荣,总有一天会随着产出和受众任何一方的倦怠而消失。

只有前者呢?
很多人说谈爱不切实际。
这分语境,但大多数人,无论具备与否额外收益的能力,确确实实是靠爱支撑的。
起码我到现在依然是这样的。

钱,可以并行,但不重要,冰冷的数字排位不重要,所谓的各种团体亦不重要。
跟谁近了跟谁远了,永远有人在盯着你,过度的解读你,而你只是觉得你喜欢这些人,也同样喜欢理智喜欢这些人的那些人们,仅此而已。

你说你最喜欢谁和什么cp,就有人说你别有用心;你喜欢的东西不是唯一,那更是原罪。

说实在话,什么火什么不火什么风口浪尖什么极地冰原,都在信息发达的网络时代,谁又不心知肚明呢?

有那么一些作者,不论你信不信,他们就是存在的。没感觉就不会去创作,因为没灵感去创作是对双方的不尊重和不负责任,何况,你的内容有没有真实的感情,是迎合热度哗众取宠还是真的喜爱,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你骗得过谁?
大概也就骗得过这篇文章说的那些人吧。

你喜欢的东西很热,空气很新鲜,是一种幸运,如果身在其中就好好珍惜,也没必要觉得要小众才足够标新立异;你喜欢的东西不热,就能为它做多少就做多少,不必自怨自艾,只要相信你喜欢的就是你心中最好的就好了。

既然一切如此清晰明了,又哪来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呢?
有时候别人真的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他们只是单纯的做自己想做的,喜欢做的,能做的事情。至少对我而言,一个网络上的爱好,一个适当放松精神的桃花源,我想让它简单点,再简单点。

有的人希望自己家好,那么就去给自己家添砖加瓦,打扫的窗明几净,你自己舒心,别人还想再来做客甚至在你身边扎下大本营;有的人则是把别人家都炸了,只要你不好我就好。
但最后当一群人乌烟瘴气挤在你家里,你自己究竟过的好不好,你心里最清楚。

道理,永远和那些「我不听我不听」的人是说不通的。
说一遍,再说一遍,只是能表达出说话人自己心理相对清醒的状态,或者让其他清醒或较清醒的人更清醒而已。
但是非对错,知晓了,就是要说清楚。

揣测,恶意揣测,洋洋自得的揣测,都是要不来的。
谁是什么样,真情还是假意,过去现在都在那堂堂正正摆着,未来也有人看着。
还轮不到某些信口雌黄的小丑粉墨登场。

不是每个无辜的产出都顶得住飞来的横锅。
要么创作,要么打call,要么闭上那张混淆黑白恶意中伤的嘴。
不然总有一天,你会看到你拥有过又失去的,比你攻击过的还要多得多。

评论(7)
热度(258)

© 独木舟 | Powered by LOFTER